• 介绍 首页

    最强狂兵

  • 第4691章 其实我很稳健!
      你只是个政客。

      苏锐对阿诺德的这个评价其实非常不高了。

      结合最近的事情,基本上可以把苏锐的意思理解成——你是个可以为了利益而不择手段的人。

      听了这话,阿诺德并没有太多的介意,反而说道:“很少有人这么说我,反而很多人认为我是个有情怀的总统。”

      苏锐微微一笑,只是这笑容之中带着很多的嘲讽意味:“在事情没涉及到我身上之前,我确实也是这么想的,但是现在,我对你的认知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施塔尔特在一旁连忙说道:“金矿的事情,和总统没有一丁点的关系,全部都是我擅作主张搞出来的!”

      苏锐摇了摇头:“所以,无论你怎么解释,我都不会原谅你。”

      苏锐不原谅施塔尔特,不是因为金矿,而是因为闫未央。

      苏锐一直都很憎恶别人把主意打到他所在乎的人身上,这并不是什么秘密。

      “况且……”苏锐停顿了一下之后,又看向了阿诺德:“第一幕僚把别国的政权都给颠覆了,如果这件事情米国总统不知道,可能吗?说出去根本不会有人相信。”

      阿诺德轻轻摇了摇头:“如果你想要曝光出去的话,那就请自便吧,我不可能接受你的要挟,或是任何以此为筹码的谈价。”

      要挟和谈价?

      苏锐真的被这句话给气笑了:“总统啊总统,你真的以为我是来和你谈价格的?如果你这样想了,未免太不了解我了吧?”

      阿诺德看着苏锐,表情波澜不惊:“我知道,你一直都是个顾全大局的人,你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世界因此而陷入动荡。”

      他这其实是有些反过来要挟苏锐了。

      当然,其中更是对金矿事件流露出了一种模棱两可、不置可否的意思。

      双方看起来没有大吼大叫,但是每一句话都是在直击对方的痛点,无形的刀光剑影反而更加致命。

      苏锐猛然一脚踹了下茶几:“你也知道世界会因此而动荡?为了一个区区的金矿,你不惜让一个小国的政权遭到颠覆,你当初做出这件事情的时候,难道你们就没想过,如果事情败露了会怎样?”

      苏锐突然发火了。

      由此可见,他在这件事情上对阿诺德产生了多少失望的情绪。

      他已经连起码的尊敬都不想给这个总统了。

      “我都说了,这件事情和总统没有关系,一切都是我的责任!”施塔尔特喊道。

      “真是……聒噪!”苏锐说着,一脚踢在了施塔尔特的脸上。

      后者的鼻梁骨当场断裂,两道鲜血瞬间从鼻孔间冲了出来,眼泪流了满脸,眼前一阵阵的发黑,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其实,倘若事情曝光的话,等待施塔尔特的结局很简单,那就是——没有尽头的监禁,或者是——离奇死亡。

      事到如今,连格莉丝也不相信自己的阿诺德叔叔不了解这个金矿的事情了,她之前一直保持着沉默,看似在围观,可是,在格莉丝的脑海里面,无数的惊涛骇浪已经掀起,同时,那些平日里看起来并不算特别显眼的苗头,都已经开始串联起来,渐渐地在脑海之中编织成了一张证据的大网。

      不知不觉间,格莉丝的呼吸已经开始变得急促了许多,胸前的曲线上下起伏着,看起来有些纠结,也有些紧张。

      如果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格莉丝后背处的衣服已经湿了一大片了。

      “这是你的态度,还是华夏方面的态度?”阿诺德问向苏锐,他没理会施塔尔特的伤势,也没理会这个年轻人的怒火。

      “当然,这是我个人的态度。”苏锐冷声说道。

      “和我相比,你才是一个有着正义情怀的人。”阿诺德说道:“综合你以往的经历,你更在乎全人类……”

      苏锐直接把阿诺德的话给打断:“不,我从来都不是一个站在全人类整体利益角度来思考问题的人,我所有的行事方式,都是基于我心中的对错标准。”

      阿诺德看着苏锐,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可是,你的这种选择,和你所处的位置是有着重要联系的,如果你坐在我的位置上,或许就会有另外一番选择了……你会面临更多的身不由己。”

      “不,我们不一样。”苏锐说道:“至少,我永远都没有兴趣去坐在你的位置上。”

      这是一场关乎于人生选择的谈话,格莉丝在一旁听着,微微有些动容。

      “如果我说,这并不止是幕僚团的行为,也是中情局的行为,总统先生确实不知情,你会不会惊讶?”这时候,一个男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他身材高大,一看这体格,就是曾经当过兵,看起来五十岁左右,走起路来龙行虎步,显得十分干练。

      此人正是现任中情局的副局长,洛尔比斯!

      “连中情局都来了,你们这是要集体保下阿诺德吗?”苏锐冷冷笑了笑,“不过,你的出现,倒是让我想起来,中情局确实很擅长在非洲做类似的事情,以此来为米国牟取更大的利益。”

      “年轻人,或许你自己都还没意识到,你在和米国的所有权力机构做对抗。”洛尔比斯倒是没有做出过多的解释,他看着苏锐:“你的战斗力或许很强大,可是,在政治与权力面前,你太天真了。”

      这分明是在讥讽苏锐不懂政治!

      苏锐抬头看了看这个洛尔比斯:“看来,你们是真的要下大力气来保住总统了。”

      “五角大楼都因为你今天的举动而开始连夜加班了。”洛尔比斯嘲讽的笑了笑:“你难道还不明白自己的行为会引起怎样的后果?”

      “不,据我所知,五角大楼的将军们可并不一定完全站在总统先生背后,他们的加班也许是在准备对非洲极有可能出现的变故做出应对。”苏锐分析的非常透彻,他眯着眼睛说道:“毕竟,这件事情一旦曝光的话,很多国家可就摁不住了。”

      “你真是该死……”洛尔比斯拔出了手枪。

      他有点气急败坏了。

      在这位副局长看来,像苏锐这样擅闯总统府的人,哪怕直接杀了,恐怕也不会有什么影响的!事后再冠以一个危害米国国家安全的罪名就行了!

      至于华夏那边究竟会做出什么激烈反应,中情局才懒得管!

      然而,洛尔比斯的话音尚未落下,一道紫色电芒已经凌空抽了过来!

      丹妮尔夏普的紫色软剑已经从腰间解了下来,剑身的侧面狠狠抽在了对方的持枪右手上!

      咔嚓!

      这位中情局副局长的手骨当场被抽得裂开了好几处,手枪也脱手飞出老远!

      这还是丹妮尔夏普手下留情的结果!

      否则若是用剑锋的话,这个副局长的右手就直接被削断了!

      后者疼的满脸大汗,连连喘着粗气。

      从出剑到收剑,丹妮尔夏普始终一声不吭,但是整个人的气场却是越发冷峻了。

      “你最好搞清楚自己的位置。”苏锐看了看洛尔比斯:“也许,你只是总统团队里一个干脏活的人而已。”

      洛尔比斯非常愤怒,然而,苏锐却笑了笑:“我也相信,这件事情的背后有着中情局的影子,毕竟,几个分给远洋安保公司的订单,都是由你签批的。”

      事情对上了!到这里,证据已经形成了闭环!

      也就是说,不管洛尔比斯今天露不露面,只要金矿一事曝光,他这个副局长都将为此而承担责任!

      听了苏锐的话,洛尔比斯面色开始变得惨白了:“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

      苏锐看着对方,眼睛里面流露出嘲讽的笑容:“在我来到这里之前,已经做了很多准备了,毕竟,年纪越大,就越是会喜欢稳一点。”

      我喜欢稳一点!

      在很多人都认为苏锐将为今天晚上的冲动付出代价的时候,他却说自己很稳健?

      洛尔比斯的一颗心开始往下沉去。

      苏锐看着他:“其实,你若是今天晚上不出现的话,我可能还会放你一马,但是现在,晚了。”

      说着,他晃了晃手机:“一分钟后,你的那些关于非洲比勒斯坦的言论,就会开始在网上传播开来了。”

      关于比勒斯坦的言论?

      听了这句话,洛尔比斯一下子慌了!

      他甚至已经顾不得右手的疼痛了,连忙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在三天之前,比勒斯坦发生了原因未知的大爆炸,上千人死亡,近万人受伤,爆炸周边简直成了人间地狱,惨不忍睹。

      可是,这种悲怆的关头,身为中情局副局长的洛尔比斯却给出了一句毫无人性可言的评价。

      他当时说道:“比勒斯坦的这些黑猴子,就该全部烧成焦炭!这是对他们最善良的人道毁灭!”

      在前几年,cia的特工在比勒斯坦政府的身上吃过亏,因此,洛尔比斯一直怀恨在心。

      但是,无论双方有着什么过节,在如此悲剧的情境之下,洛尔比斯都不该这么讲!

      一旦曝光出去的话,究竟会造成怎样的影响,用脚趾头都能想出来!

      “你问我是如何知道的?”苏锐笑了笑:“毕竟,情报之王是我兄弟。”

      洛尔比斯的嘴唇都开始哆嗦了,其实,他的那句话并不是口嗨,而是心中的真实想法!

      若是被社会大众知道了洛尔比斯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估计米国本土的那些黑人也要摁不住了!

      阿诺德轻轻地摇了摇头:“苏锐,事情走到这一步,不是我所愿意看到的,如果可以的话,我更愿意把你当成朋友。”

      “这很难。”苏锐说道:“可能性近乎为零。”

      话音落下,格莉丝已经走了过来,坐在了苏锐的旁边。

      这是用最明显方式来表达自己的立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