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最强狂兵

  • 第4690章 不是好人,只是政客!
      其实,这个时候的阿诺德已经收到了施塔尔特被苏锐抓住的消息了。

      同时被抓住的,可不止是他的第一幕僚,还有那么多和金矿有关的材料。

      一旦曝光出去,就是惊天大丑闻。

      “我的第一幕僚被苏锐抓住了。”阿诺德对格莉丝说道:“他们现在正在朝着这边赶过来。”

      “第一幕僚?施塔尔特先生?”格莉丝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她在此之前不是没有和施塔尔特打过交道,但是格莉丝可从未在这个男人的身上感受过对苏锐的敌意。

      这位第一幕僚,一直都是给人一种温尔雅的感觉,格莉丝万万没想到,自己在南海岸的天空上放的那一场焰火,最终竟然烧到了施塔尔特的身上!

      紧接着,格莉丝意识到了一个非常可怕的后果,那就是总统和第一幕僚,难道不是一体的吗?

      在某些场合,施塔尔特的态度,就代表了总统的态度!

      所以,关于某些答案,格莉丝越是想,就越是觉得心惊肉跳!

      根本不能往深层次考虑!

      “也许,事情很快就要见分晓了。”阿诺德并没有多说什么,他似乎只是静静等待,也没有任何的心慌意乱。

      “阿诺德叔叔,是不是施塔尔特瞒着你做了些什么?”格莉丝见状,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如果阿诺德站在了苏锐的对立面,那么,自己和费茨克洛家族,究竟需要站在谁那一边呢?

      阿诺德没有看格莉丝的表情,他轻轻地摇了摇头:“等等看吧,苏锐来了之后,一切就都清楚了。”

      同时,他招来安保负责人,淡淡说道:“把警戒圈打开吧,不需要有任何的防守,我和阿波罗开诚布公地谈一谈便好,他不会给我造成多少危险的。”

      “是,总统先生。”安保负责人犹疑了一下,还是服从命令了。

      格莉丝已是心乱如麻。

      因为,一个不太好的预感,已经在她的心间悄然浮现出来了。

      难道说,阿诺德也和激怒苏锐的事情有关?

      如果这样的话,那么他为什么要如此坦然?难道这位总统的身后还有别的依仗吗?

      此刻,总统府的空气已经满是凝重意味了,似乎已经开始让人呼吸不畅了。

      格莉丝真的很想迅速脱离这样的氛围,然而她却有一百个在这里呆下去的理由。

      半个小时之后,苏锐终于来到了总统府的门前。

      安保人员们仍旧站在门口,但是枪口却是向下的,没有对准他。

      车门打开,反剪双手的施塔尔特被率先从车子里面丢了出来。

      看到第一幕僚被绑成这个样子,安保人员们都惊呆了,这可是总统的超级心腹,竟然被弄成这副模样,无疑相当于直接打了总统先生的脸了!

      苏锐紧接着开门下车,一把将施塔尔特提了起来,随后,他扫视了一眼周围的安保人员们,冷声说道:“或许你们还有很多疑问,但是,我不得不告诉你们,我手里的这个人,会是米国最大的叛徒,他很可能凭借着一己之力把米国拉向万劫不复的深渊!”

      众位安保更加懵逼了。

      虽然总统事先交代过,不要为难苏锐,可现在每天都能见到的第一幕僚被绑着,他们究竟该不该开枪,一个个都没了主意。

      丹妮尔夏普就站在苏锐的旁边,她静静地看着此景,什么都没有说,双手触碰了一下腰间的紫色软剑,眼神之中满是凛然之意。

      这个时候,阿诺德出现了。

      他站在总统府的门前:“让苏锐进来吧,都别拦着了,我们之间确实是需要好好地谈一谈。”

      前所未有的随和。

      苏锐看着东方露出的鱼肚白,说道:“天要亮了,总统先生,早上好。”

      阿诺德微笑着点了点头:“所以,和太阳一起升起来的,还有真相。”

      苏锐嘲讽地笑了笑:“朋友是我的底线,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格莉丝也是我的朋友。”

      这时候,站在阿诺德身后的格莉丝也听到了这句话,虽然她暂时不太明白这具体的意义是什么,但是,这一句“格莉丝也是我的朋友”,给她带来了浓浓的感动。

      一股比较陌生的情绪,在格莉丝的心中缓缓化开。

      她以往是个很少会被感性的情绪影响的女人,但是,当格莉丝以为苏锐已经和自己渐行渐远的时候,当她用苏锐当做诱饵的时候,心中还是会产生一些失落感。

      但是,这一次,苏锐还是说出了这句话,而且是当着阿诺德的面。

      这位费茨克洛家族继承人连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她的眼眶不知不觉地湿润了。

      然而,为了家族,格莉丝却不得不隐藏自己的情感,在不着痕迹地抽了抽鼻子之后,她说道:“苏锐,有话进来说吧。”

      听了这句话,苏锐笑了笑,随后对格莉丝答道:“不,这句话不应该由你来回答,而是该由总统先生答话呢。”

      这句话从语气上听起来好像挺轻松的,可是内容里却全然都是咄咄逼人!

      在总统府的门前,对米国总统这样讲话,估计苏锐是全球第一人了!

      听着这充满了质问的语气,周围的安保们简直都彻底凌乱了!

      要是放在以往,他们肯定二话不说直接把苏锐扑倒了,可是现在该怎么办?

      万一两人吵着吵着动起手来了呢?

      阿诺德收起了微笑,眯着眼睛看着苏锐:“我不是很明白你的意思。”

      话虽如此,可是,很少有人注意到,被苏锐拎在手里的施塔尔特,此时已经面色惨白了,甚至连嘴唇上的血色都褪去了!

      “好,那我们去房间里谈。”苏锐说道。

      他拎着施塔尔特,施施然地走进了总统府!

      其实,这时候,已经有记者躲在远处,偷偷地拍下了这画面。

      毕竟,之前直升机直接降落总统府所闹出来的动静并不小,有消息灵通的媒体已经得到了风声,抓紧安排记者前来拍摄。

      这个记者也是足够谨慎的,在拍完了之后,他警惕的看了看四周,随后在安保人员到来之前,快步上车,一溜烟地离开。

      他这是蹲到了超级大料啊!

      现任总统的第一幕僚被苏锐打的鼻青脸肿拎在手上,这是以往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而“肇事者”苏锐,还就这么光明正大地站在总统府的台阶上,质问阿诺德!

      虽然这记者相隔比较远,完全听不清楚这两人的对话内容到底是什么,但是,他非常确定的是,单单凭自己所拍到的这几张照片,一旦放出去的话,必然会引发轩然大波的!

      一方是即将从竞选中胜出的现任总统,一方是在米国方面人气极高的华夏男人,这两方的碰撞,绝对堪称火星撞地球!

      这个记者甚至预感到,他将因为报道这个新闻而一炮走红!

      “其实,你帮我找到了法耶特的阴暗面,我一直都想找个机会来谢谢你,请你来总统府做客也是应该的。”阿诺德带着苏锐走进总统府:“但是,由于某些误会,你可能并没有参观这里的心情。”

      “正是如此。”苏锐轻轻地点了点头:“在答案还没浮出水面之前,在那些资料还没被面向全世界曝光之前,我们还有得谈。”

      我们还有得谈!

      苏锐这句话无疑是给一旁捆着的施塔尔特打了一针强心剂!

      这位第一幕僚知道,关于非洲金矿的事情一旦被曝光,那么这就是整个米国政府的丑闻,哪怕阿诺德说他不知情,哪怕施塔尔特独自将这件事情担下来,可是,谁会相信?

      你只不过是个所谓的幕僚而已,没有得到总统的授意,能干出来这种颠覆他国政权的事情吗?

      简直想想都让人恐慌!

      不过,这个第一幕僚的心里面还是有着些许警惕的,之前苏锐对施塔尔特还口口声声说没得谈,可是,在见到阿诺德之后,又改变了自己的说法以苏锐的性格来看,他完全不像是那么好说话的人啊!

      所以,这件事情绝对不会那么简单就解决的!这个家伙一定在挖坑!

      施塔尔特正想着呢,忽然感觉到了一阵头晕脑胀!

      因为他已经被苏锐直接随手丢到了总统府的地板上了!

      阿诺德看了施塔尔特一眼,就要上前来搀扶他。

      然而,苏锐却制止了。

      “总统先生,如果我是你的话,绝对不会选择去碰他。”苏锐看着阿诺德,说道:“而是有多远就让他滚多远,无限拉开距离!”

      这话说的,你让阿诺德和他保持距离,却还把这个施塔尔特拎进总统府来!这不是明摆着要缩短他们的距离吗?

      然而,听到了苏锐的话,施塔尔特的心中顿时惶恐无比,他以为苏锐是在暗示阿诺德杀他灭口!

      “我不是很明白你的意思。”阿诺德说道。

      “金矿的事情,你真的不知道吗?”苏锐看着这个一直以来都印象不错的米国总统,说道。

      如果不是闫未央被劫持,他也不愿意走到这一步。

      阿诺德摇了摇头:“我不清楚。”

      说着,他还看向了施塔尔特:“什么金矿?”

      事情发展到了这里,他只能一口咬死自己不知道。

      一旦承认这件事情和米国总统有关,那么后果将不堪设想,甚至半个世界都将因此陷入大地震,在不可预测的蝴蝶效应之下,米国说不定会直接走上下坡路!

      苏锐看着阿诺德,摇了摇头:“曾经,我以为你是个好人。”

      “现在呢?”阿诺德问道。

      苏锐摊了摊手,面带失望:“只是个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