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最强狂兵

  • 第4689章 让你跑出坦克的射程!
      苏叶看着唐尔森:“我以前救过你,却没想到你沦落到了这种地步,若是当初就知道你如此之渣,我怎么可能会留你的性命到现在?”

      她的声音淡漠,但是一股难言的失望之意还是在她的语气里面清楚的体现了出来。

      唐尔森看起来很愧疚,他低着头说道:“对不起。”

      但是,没办法,有些路,一旦踏上去了,就无法回头了。

      “你的命,是你自己捐出来,还是我来取走?”苏叶继续问道。

      唐尔森把头快要埋到地面之上了:“求求你,原谅我这一次,再原谅我这一次”

      苏叶沉默了。

      波塞冬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闫未央回到了太阳神殿的阵营里,感受到了被浓浓的安全感所包围着,之前一直提着的心也随之而放了下来,但是,就在这时候,她忽然意识到了不妙,连忙大喊了一声:“小心!”

      这唐尔森本来低头跪着,结果忽然暴起,无数的烟尘自他的双手和双膝之下炸起,整个人像一枚出膛了的炮弹一样,猛然朝着苏叶爆射而去!

      双方之间的距离本来就没多远,唐尔森这一下又那么快,犹如闪电雷霆一般!

      闫未央的话音尚未落下,唐尔森的重拳已经快要轰到了苏叶的面门之上了!

      苏叶并没有躲避,但是,惨剧也没有发生。

      一只手已经从侧面伸过来,挡在了唐尔森的重拳之上!

      唐尔森只觉得自己的拳头就像是轰在了坚硬无比的钢板之上,那狂猛的力量尽数被挡下!

      紧接着,他的小腹位置就传来了剧痛!

      出手的正是波塞冬!

      他在一掌挡下了唐尔森的攻击之后,右腿自下而上地撩起,狠狠地抽在了这个唐尔森的小腹上!

      后者简直难以置信,他是知道自己那一下的攻击究竟有多快的,唐尔森根本不认为有人可以挡下自己的重拳!

      然而,那人不仅挡下了,而且还完成了凛冽的反击!

      唐尔森直接被踹出去了!他翻滚地摔出了十几米!

      那一脚所蕴含的狂暴力量,让他的五脏六腑犹如翻江倒海一般,哪怕想要站起身来逃跑,可是肚子里的绞痛还是笼罩了他的全身,让其四肢根本提不起半点力量来!

      “该死的混蛋”唐尔森怒声骂道。

      他涨红了脸,蜷缩在地上,已经变成了大虾米,此刻只有等死的份儿了!

      苏叶眼睛里面的失望之色更浓了:“看来,当初真的是我做错了,所谓的怜悯,终究只是换来恩将仇报罢了。”

      这唐尔森在临死之前还想着杀了自己,这对于苏叶当年的“善举”,真的是赤裸裸的讽刺了。

      “借我一把枪。”苏叶对身后的标准烈日战士说道。

      那战士指了指身上的突击步枪、冲锋枪和手枪,说道:“哪一把?”

      苏叶见状,竟是露出了一丝微笑:“小伙子,你好贴心。”

      这战士有点不太好意思,挠了挠头,主动把突击步枪递了过来:“要不,就这一把吧。”

      “谢谢。”苏叶眯了眯眼睛,看向了唐尔森:“你现在可以开始跑,若是能跑出我的射击范围而不死,我就饶你一命。”

      说着,她把突击步枪平举了起来。

      唐尔森见状,以为自己的机会来了!

      毕竟,在这个家伙看来,以自己的速度,虽然受了伤,可是还是可以躲开子弹的!反正突击步枪的射程一共也没多远!

      “好,这可是你说的,说话算数?”唐尔森使劲地揉着肚子,想要借着这一点时间来缓解腹部疼痛,以免影响逃命的速度。

      “当然,我说话从来都是算数的。”苏叶看着瞄准镜,说道:“可以开始了。”

      波塞冬冷冷地说了一句:“你就这么便宜一个恩将仇报的人?”

      “哥哥,我有我的行事方式,也希望你能理解。”苏叶说道。

      “不,这可不是你的行事风格。”波塞冬摇了摇头:“我估计你已经给这个家伙挖出了一个大坑来了。”

      苏叶摊了摊手:“我可不是那么阴险的人。”

      就在这两兄妹说话的工夫,那个唐尔森已经跑出了上百米了!

      这个家伙也是狡猾的很,一直在蛇形走位,就是为了避免被子弹锁定!

      “你要是再不射击的话,可就打不中了。”波塞冬说道。

      苏叶却把枪放下来了。

      “你就打算这么放他离开吗?”波塞冬有点不解。

      “用枪杀死他,岂不是太不解恨了?”苏叶在微笑,可是眼睛里面却全然都是冷意:“我这辈子最恨的就是背叛我的人。”

      在远处,唐尔森以为自己已经安全了,心中一喜,忍着腹部的疼痛,速度再度加快!

      这时候,他甚至已经放弃了蛇形走位了,直接全速直线逃跑,迅速拉开和苏叶之间的距离!

      然而,这时候,苏叶却扭头,对着后方的坦克集群,说了一句:“麻烦你们了。”

      两门坦克炮管随之而缓缓升起!

      坦克主炮的射程是多远?

      之前,苏叶只是说让唐尔森跑出她的射击范围,但是当时苏叶却并没有说是手枪的射击范围,还是坦克的攻击范围!

      唐尔森正跑着呢,忽然听到后面传来一声巨响!

      他甚至都还没来得及扭头看呢,一发炮弹就准而又准的轰在了他的旁边,强烈的冲击波瞬间将其笼罩在内!

      等到烟尘散去,只剩下地上的半具尸体了!

      唐尔森的左胳膊和右腿已经被炸碎了,就连半边脸也被炮弹削得不知道飞到了哪里!

      多行不义必自毙!

      一炮轰死!

      苏叶拍了拍手,对闫未央说道:“解气了吧?”

      闫未央点了点头,轻声说道:“谢谢你们来救我。”

      看着这么大的营救阵容,闫未央的眼中满是感动。

      “其实,分析出这唐尔森带着你逃往哪里,并不难,毕竟这条废弃公路是距离邻国最近的一条路。”苏叶笑着说道。

      而这时候,标准烈日的负责人王莹武也走了过来,说道:“最关键的是,等他逃到了邻国,会发现,他一头扎进了标准烈日的大本营。”

      然而,被炸碎了的唐尔森已经听不见这些话了,不然的话,他可能真的会被气得重新活过来。

      在米国首都,苏锐已经得知了闫未央被救下的消息,顿时松了一口气。

      随后,他看着眼前的男人:“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这时候的施塔尔特被绑着双手,坐在地上,满脸都是颓丧与惶恐。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施塔尔特绝对不会让萨尔负责这件事情,因为,正是这个家伙自作聪明的惹到了阿波罗,才葬送了他们辛苦打下的金矿!

      但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那些和金矿有关的资料没来得及全部烧掉,已经被太阳神殿的人抢了下来,一旦这些东西公诸于众,那么将会形成米国有史以来最大的丑闻!

      在此之前,他们不是没有“颠覆”过某些国家的政府,但是,这些事情并没有真正大规模的曝光过,所以,很多人对政治不太关注的人还无从知晓某些国家发生内战的真正原因。

      但是,这一次,为了一个储量比较丰富的金矿,就要制造战争,颠覆政权,这就有些太可怕了。

      这是唯利是图到了极点的表现。

      更何况,这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阿诺德总统的幕僚团队。

      “这件事情和我真的没有关系”施塔尔特努力让自己恢复镇静,强行不让自己的语气产生波动:“把你的朋友扯进来,完全是我的手下萨尔的主意现在,我愿意给出赔偿,只要能平息你心中的怒火,赔多少都行!”

      “你的爽快超出了我的预料。”苏锐冷冷的笑了笑:“但是你的话我并不会完全相信,你既然碰到了我的底线,那么这件事情可就不会轻易结束了。”

      “我愿意献出最大的诚意!”施塔尔特说道。

      “你能替总统做主吗?你有诚意,不代表他有诚意。”苏锐冷冷说道。

      虽然闫未央平安获救,可是他心中的这一口恶气还没发出来呢!

      “我能替总统做主!很多事情他都会听我的意见!”施塔尔特连忙应道。

      “也就是说,金矿的事情,阿诺德总统也是知道的,对吗?”苏锐嘲讽地说道:“看来,你们团队还真的很缺钱啊。”

      施塔尔特这才意识到自己中了苏锐的圈套,立刻否认:“不不不,绝对没有这回事!阿诺德总统什么都不知道!”

      “那个国家的政权,是你颠覆的,和阿诺德总统没有半点关系,是吗?”苏锐笑了笑:“你这么说,恐怕三岁小孩也不会相信吧?”

      “可事实确实如此!”施塔尔特喊道:“阿诺德总统什么都不知道!”

      “可是,你是总统的幕僚,总统不是你的幕僚。”苏锐冷笑着说道:“看不出来,你们的心够狠的啊。”

      施塔尔特满脸大汗:“不管怎么样,阿诺德总统对你从来都没有半点恶意,从来都没有过!现在,事情还没有到无法斡旋的地步,我们一切都还有得谈!”

      苏锐冷冷地说道:“不,从你们绑架闫未央开始,这件事情就已经没得谈了,我不会用朋友的生命作为谈判的筹码永远不会。”

      说完,他直接把施塔尔特丢上了车子:“上车,去总统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