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最强狂兵

  • 第4687章 弃卒保车
      “这个时候的施塔尔特,会不会在总统府?毕竟他是米国总统的第一幕僚。”

      “我如果是他的话,肯定不会选择在第一时间出现在总统府,因为,他的当务之急,是把尾巴全部清理掉,把自己变得干净。”苏锐冷笑了两声。

      在苏锐看来,阿诺德什么态度并不重要,因为有些事情涉及到这个星球上最顶级的权力层级,他想要将之打破,其实很难。

      没有谁是绝对的好人,但是,某些事情,一旦涉及到利益,那么就会变得非常难以抉择。

      苏锐不是个以利益为判断标准的人,但是,很多时候他也会身不由己。

      丹妮尔夏普没有多说什么,在这种时候,她自然会更相信苏锐的判断力。

      对于这个姑娘而言,她所需要做的,只是握紧手中的紫色软剑,陪着苏锐把天空捅出一个窟窿来,就足够了。

      当然,这听起来好像很简单,可是实际上却需要付出与整个世界为敌的勇气。

      至于闫未央那边,苏锐不是不担心,但是他鞭长莫及。

      苏锐已经动用了自己在非洲的所有力量去营救了……只要闫未央没死,那么在二十四小时之内,苏锐铁定能够将她找出来!

      当然,最有可能的变数,也会在这二十四小时之内发生……希望那个盯着闫未央的混蛋不至于动太过分的心思。

      就在苏锐驾车接近第一幕僚施塔尔特的房子之时,后者也正在在房间里面来回踱着步,看起来非常的焦躁。

      而他就是之前出现在萨尔办公室里的那个西装男!

      也是萨尔口中的那个二老板!

      “老板,据说,苏锐的飞机已经飞到了总统府,但是他却并不在飞机之上。”这时候,施塔尔特的秘书走进来汇报道。

      “什么?”

      听了这句话,施塔尔特的眉头狠狠地皱了起来!

      “苏锐不在直升机上,那他又会在哪里?”

      很有可能是直奔自己而来!

      一想到这儿,施塔尔特的心顿时提了起来!一股凉意自心底升起,随后迅速遍布全身!

      “真是该死!”施塔尔特气得把桌子上的茶杯摔碎了,同时对着身边忙活的工作人员说道:“还有多长时间,才能把资料删除干净?”

      “二十分钟……不,半个小时……”两个心腹手下手忙脚乱的把材料塞进碎纸机,然而,就只有这一台机器,粉碎的效率实在是太低了。

      “时间太长了!”施塔尔特吼道:“快点都拿到院子里,泼上汽油,全部烧掉!”

      这些材料,都是关于非洲那个金矿的,其中甚至包括了颠覆某个国家政权的整个过程,非常详细,若是暴露出去的话,对于米国的国家形象会造成巨大的影响,这将是前所未有的丑闻!

      其震撼程度,绝对远远超越某位前任总统和女秘书的桃-色新闻。

      尽管施塔尔特做的非常隐蔽,可比埃尔霍夫的推断没有任何问题,他把所得到的情报抽丝剥茧,终于得出了了正确的结论,这一次,情报之王的所作所为,极有可能引发世界政坛的大地震!

      听起来似乎是有点天方夜谭,可是,在这个世界上,蝴蝶效应真的是处处可见!

      就在这个时候,施塔尔特的另外一个秘书走了进来,他低声说道:“老板,我们安排去把萨尔处理掉的那几个手下……失去联系了。”

      失联了!

      听了这句话,施塔尔特的脑子“嗡”的一声响,所有的思绪,瞬间变成了一团乱麻!

      他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关于非洲的事情,这个萨尔其实是第一经手人,他知道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

      施塔尔特对于萨尔的处理方式,其实也算得上是当机立断了,可是,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没能把这个心腹手下给除掉!

      如果萨尔落到了太阳神殿或是敌对政客的手里面,那么会给阿诺德造成的风险和损失,是不可估量的!

      施塔尔特真的是越想越害怕!甚至,他的大腿都已经开始控制不住地哆嗦了!

      “不管了,现在,准备车子,我要立刻离开这里!同时,把周围的安保级别升级到最强!”施塔尔特吼道:“一旦有可疑之人靠近,立刻就地格杀!”

      这位第一幕僚完全失去了平日里的沉稳作风,像是慌乱之极的疯子。

      因为,就像是他可以决定萨尔的生死一样,施塔尔特自己的生死,也是别人可以说了算的!

      历史上,每每出现这种情况,弃卒保车的手段可是屡见不鲜、并且是最有效率的!

      “好的,老板,车子一直待命着,我们现在赶去总统府吗?”秘书在一旁问道。

      其实,这秘书自己也挺紧张的,他一直在小心观察着老板的脸色,毕竟,这个房间里面的所有人都知道那个金矿的事情,也包括他在内,如果真的要严防这个消息泄露的话,那么,这里的所有人都将是灭口对象!

      “不去总统府,不去总统府……”施塔尔特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匆匆地往外面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现在去总统府,无异于自投罗网,万一苏锐也在那里,那就麻烦了!”

      说到这里,他狠狠地踹了一脚前方的房门:“该死的萨尔,这个蠢货,他挖出来的大坑,却要我来给填满!我怎么可能填的上!”

      不过,在出门之前,一道灵光忽然从施塔尔特的脑海之中闪过!

      他改变了主意,说道:“去总统府,用最快的速度赶去总统府!”

      一旁的秘书都有些凌乱了:“老板,这……现在去那里,会不会太危险了?”

      毕竟,施塔尔特刚才自己都说了,若是去了,必然会自投罗网!

      “不,不,现在,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施塔尔特看似恢复了一些平日里的冷静头脑,说出了苏锐之前所说过的同样的话来。

      的确,对于他来说,现在前往总统府,是最合理的选择!

      毕竟,如果脚底抹油地开溜了,那么……万一阿诺德总统要在全米国通缉施塔尔特的话,后者哭都来不及,那就真的是黄泥巴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然而,施塔尔特终究还是慢了一步。

      当他来到院子里的时候,发现自己的那台车轰然爆发出了浓烈的火光,随后整台车子都化为了火球!

      这突如其来的爆炸,震得施塔尔特膝盖一软,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一旁的秘书也是双腿发软,胆子都快要被吓破了,连挪步都难!

      透过熊熊的火光,施塔尔特模糊的看到,有数个身影朝着自己走了过来!

      一男一女走在最前面,而跟在他们后方的,则是一排全甲战士!

      没错,现在的太阳神殿就是这么的奢侈!在镭金矿藏不断被发现之后,所提炼出来的镭金,全部用来给战士们加强武装防御了!

      如果不是担心资源浪费的话,苏锐绝对会让军师弄出镭金牙套来,那才是真正的武装到了牙齿了!

      施塔尔特慌乱的喊道:“快,快跑,快跑!”

      话虽如此,可他的双腿简直像是灌了铅一样沉重,连爬都爬不起来,别说跑了!

      对面走来的那些人,虽然脚步并不算特别快,可是却充满了一股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压迫力!他们所迈出的每一步,都像是重锤一样,狠狠敲击在施塔尔特的心头!

      “老板……老板……我们可能……可能跑不掉了……”这秘书满脸悲怆地说道。

      “该死的,我们一定能够活着离开……我现在就给总统打电话,他一定可以救我们的……”施塔尔特说道!

      然而,这秘书却根本不抱希望,且不说苏锐都已经杀到了门前了,就算没有苏锐的威胁,施塔尔特也不一定能够等来总统的援手,说不定伟光正的总统先生会做出相反的举动来——就像施塔尔特如何对待萨尔那般。

      “来不及了,老板……阿波罗已经来到跟前了……”他带着哭腔说道。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那十数个带着极大压迫力的身影,就这么出现在了施塔尔特的瞳孔里面!

      “完蛋了……”这是施塔尔特内心深处唯一的想法!

      …………

      炙热的非洲大地上。

      闫未央流了很多汗,汗水被阳光烤干,在衣服上形成了白白的汗渍。

      然而,这种状态下的她,对于兽-性大发的唐尔森来说,更是具有浓烈的吸引力。

      “你是我的了。”唐尔森逼近闫未央,双手压着对方的手腕,直接将这个姑娘牢牢地压在了车身上。

      他的脸贴着闫未央的脸,贪婪地嗅着对方身上的气味儿,这个样子看起来极为变态。

      “我该洗澡了,身上的气味很难闻。”闫未央的呼吸已经开始变得急促了起来,但是,她还是在尽己所能地给自己争取一线生机:“让我洗干净一点,然后再来……这样会让你的感觉更好……”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眼泪已经在闫未央的眼睛里面打转了。

      虽然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在这一刻真正来临的时候,闫未央还是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无助与悲伤。

      “没关系,我根本不在意这一点。”唐尔森嘲讽地笑了两声,随后说道:“不瞒你说,在十五岁之前,我都没有洗过澡,所以,你两天不洗澡根本不算什么,我喜欢这样的汗味儿。”

      说着,他又深深地嗅了几口。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远空之上忽然响起了轰鸣声!

      在地平线的尽头,也开始腾起了大片大片的烟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