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修仙界都是我的迷弟 书架
设置 报错 书页
A-24A+
默认
第66章 第六十六章(1 / 2)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姜缓许多年不曾流过眼泪了。

他已经不再是干完一票大的后就能放心晕过去的少年时--醒来后还能继续撒娇、把自己埋在被窝里,让师父师兄哭笑不得的戳着他的额头。

他稍微放纵片刻,又恢复了素来的冷静。

只有眼角如微抹霞韵的一点红能看出他曾经哭过。

心神动荡只一瞬,姜缓已敏锐地抓住其中的关窍。

异界入侵者是如何越过防线出现在仙界后方的?

还有菱花秘境这条与仙界相连的缝隙……

姜缓仔细思量着,一边朝金色虚影扬唇一笑。

“我没事……”

话未说完,他的脸就被揪住了。

姜缓懵懵的睁大眼睛。讲真,这是多少年未曾有人再揪住他的脸颊了?

鸦黑色的羽睫轻颤,半掩住清润的漆黑双眸,一如一碧如洗的苍空,飞鸟的羽翼划过长长流痕。

他有些怔然的注视这道虚影。

天道双手捏住姜缓的两颊,半晌再没有动作,仿佛也愣住了一般。

过了一会儿,天道又慢慢改捏为捧,双手捧住姜缓的脸,就像是捧住一件极珍惜的宝物。

金色虚影是没有温度的。

但是姜缓莫名却从中得到了一份温暖。

……

姜缓很早之前就发觉冥冥间似乎有目光在注视他——这是一种直觉,同样也是许多巧合累计在一起的笃定。

他不擅长记路,最初在千重山境里都会迷路,偶尔他绕几圈绕烦了,就会听天由命般的扔几颗石子就当是问路。每回石子就能这么巧合的投对方向。

他仍旧是运气很差——但是秘境探险时累到腿软倚靠在树干上,茂密树梢就恰恰好会有一颗果子掉在他手心。

他时常惦记着家乡的人间烟火,虽然修仙了也不肯放下口腹之欲。

有一次,带着一群小萝卜头跑到水边钓鱼,他这烂运气就算是坐一天也钓不出一条鱼,昭衡他们就小心翼翼想偷偷给他送鱼……但最后,他总能在最后一钩钓上一条肥鱼。

明华夸张语气:“师叔祖你深藏不露!”

他提着自己鱼钩,一脸茫然:“但是,我忘上饵了啊。”

昭修一本正经,完全不像在哄师叔祖开心:“愿者上钩,这才是钓鱼的最高境界。”

姜缓:?

他晚上依旧会睡觉,前一夜仗着修为护体时常忘了盖被子也是常有的事,除了他师父师兄会操心给他盖上被子、掩好风窗,似乎还有一人会悄悄给他盖上薄毯——那是在他一人孤身在外,无长辈在侧时。

他三百年漫长闭关,从未觉得枯寂空无,也因为那长长岁月不时有一阵清风将两三朵花送至他的身前。

……

虽然都是不起眼的小事——既没有让他气运滔天一脚一个灵材异宝,也不曾让他在修炼上有什么加成,但是一点一滴,俱是关切。

姜缓心里是把天道当做长辈、友人的——不过长辈的成分更高一些。

许久,姜缓弯起眼睛,以一种玩笑似的口吻:“天道爸爸?脖子酸了。”

天道立即松开。

姜缓看不见天道的脸,但他知晓祂定然是在温和的注视他——虽则他怀疑天道没有脸,祂现下化身出一个虚影大抵是为了安慰他,这种长辈的深情厚谊,姜缓自觉不能辜负。

“我没事了。”姜缓重复强调道。

这次是真的没事了。

天道只是轻轻摸了摸姜缓的头发。

“好。”天道这样道。

祂又顿了顿,抬手将姜缓散落在耳边的碎发勾去耳后。

这个动作甚是温柔亲昵,姜缓眨巴眼睛,回了一个笑容。

然后,一把糖果递到他跟前。

天道递给他糖果。

还像哄孩子一样。

姜缓笑纳了。

不过,他接过糖果时,隐约觉得天道爸爸似乎还有什么话想说。

这是他们的一种默契。

“您想说什么?”姜缓直接问。

天道默然片刻,抬手拂过他微红的眼角,姜缓眼睫毛眨动,专注的看祂。

姜缓疑惑。随即就感觉头上一重。头发被揉乱了。

“哎……”

“你叫谁爸爸?”天道不喜不怒的声线。

“欸?”

姜缓顶着一头蓬乱的头发,茫然。

金色虚影已经消失。

姜缓眨巴眼睛。

忽然恍然大悟——原来之前几次天道……揉乱他头发都是因为在闷头生气这个称呼啊。

他忍不住笑了一声。

啊,居然生了这么久闷气不成?

……

经过这个小插曲,姜缓彻底恢复了平素的状态。

他沉下心。

他还要做的事多着呢!

总归先把眼前菱花一事解决掉。

他将那断裂的碑石收入随身空间,随后便毅然决然的转身,重新回到那道空间裂缝前。

姜缓将镜子扔出来。

邪种仍旧是镜先生模样。

甫一面露狰狞之色,就被令魂音强行控制住。

姜缓只问:“你可是从这缝隙而来?”

邪种僵硬着点头。

姜缓垂下眼睫。

果然。

邪种进入菱花秘境是一个意外。

它本来是要投入仙界大后方作祟,但无人知晓这里某处有一道细微的缝隙,和菱花秘境相连。那么一粒邪种恰巧落进了秘境中……

仙界大后方之所以会突现蛀孔,也是因为异界入侵者早已设下暗局,暗自投放邪种,扰乱灵气,引来蛀孔。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首页书架报错推荐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