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天启预报 书架
设置 报错 书页
A-24A+
默认
第九百三十七章 重逢(1 / 2)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夏日扑面而来的热风里,槐诗忍不住摘下狗皮帽子开始扇风。

有些惊讶。

眼睛一眨,就从中西伯利亚高原来到了俄联的另一头?

这么神奇的吗?

槐诗愕然片刻,再看了看前方的教堂,才反应过来:“那这又是哪儿?”

“叶卡捷琳堡。”神父知无不言:“你所在的地方是俄联谱系所属,滴血教堂。”

槐诗顿时又麻了。

俄联谱系所有的重要办事处和分部都是以教堂的方式分部在全国或者海外,尤其是乌拉尔地区这样的工业重地,首都地区首屈一指的滴血教堂,重要性可见一斑。

怎么就忽然被丢到公安局门口了?

难道自己又犯事儿了?

罗素那个狗东西偷渡就算了,还连累了自己!

他下意识的就想要来个三连,可还没自我介绍就反应过来,不对啊,自己哪怕没有过海关,作为天会的行动干员和特级武官,他可是有现境通行的权利的。

只要在现境,国境线对他来说几乎根没有差不多,顶了天发个短信向本地支部报备一下。

怕什么海关!

他尴尬的咳嗽了两声,问:“那个,跟我一起来的那个老头儿呢?”

“主教和罗素先生有要事相商。”神父礼貌的回答,“请您暂时稍候,就由我来招待您如何?”

主教

槐诗的眼角跳了一下。

行嘛,这一波是直接被人家俄联谱系的高层直接给截了道,老王八罗素喜迎翻船。

但既然对方没有摔杯为号,跳出三百个圣堂骑士来磨刀霍霍,就说明自己还是安全的。至于罗素担心他还不如担心自己出门的时候有没有关水龙头呢!

等他捋清了眼前的状况之后,就瞬间淡定了起来。

视线回转到眼前这位留着络腮胡的中年黑衣神父,他才发现,眼前这位其貌不扬的神父竟然还佩戴着剑型圣会。

还真是个圣堂骑士!

“失敬了,请问怎么称呼?”槐诗伸手。

“阿列克赛安托诺夫,叫我阿列克赛就好。”

神父握手回答,转身在前方引路:“请跟我来。”

就这样,带着槐诗一路走进了教堂的大门,穿过了大厅之后,向右转,走向了后堂,一路之上槐诗还看到了不少祈祷的信徒和兴奋拍照留念的旅客。

难以想象,这样的地方竟然是一个谱系的重镇和分支部门。

“这里平时人也这么多么?”槐诗问。

“毕竟是著名的旅游景点,节假日的游客数量还会更多一点,但来的都是信徒,总不便拒之门外。况且,这也是扩大影响和招募新血的必要途径。”

阿列克赛淡定的解说着,为槐诗打开了电梯的门。

当再次打开的时候,便看到了办公楼一样的大厅和往来出入的工作人员,以及一个个格子间,倒是颇为有公司氛围。

只不过这里每一个人身上或多或少的都佩戴着玫瑰念珠和圣徽的标志,哪怕墙壁上并没有贴着什么标语,也看不到多少宗教的陈列,但依旧氛围浓郁。

察觉到一身皮毛宛如狗熊逛街一样的槐诗,许多人也见怪不怪,还有不少人同阿列克赛打着招呼,看得出他人望厚重,权限颇高。

“正教啊。”槐诗油然感叹:“我还是第一次见识。”

“只是信仰而已,在天国谱系的面前,也没什么好稀奇的。”

阿列克赛淡定的回答,为他推开了门,休息室里,竟然已经有一套全新的衣服放着了。从内到外连带着鞋子。

“时间不太充裕,我们只来得及从仓库里找到这些衣服,如果尺码有不合适的话请告诉我稍后我会再来,WIFI密码在墙上,桌子上的茶水和点心请不要客气。”

体贴的为槐诗留下了私人空间之后,阿列克赛为他关上了门。

留下槐诗在房间里环顾着四周。

看得出,这是专门用来招待客人的客房,装饰简单,透露出俄联一贯的简练,打扫的也很干净,一尘不染。

换过衣服之后,槐诗将乱七八糟的塞进包里,才坐在沙发上,随手从旁边的书架上抽出一本圣典翻看起来。

和四百年前根本就没什么变化。

扮了范海辛那么久,槐诗简直倒背如流,别说,呆在这房间里还挺有熟悉感的。四百年了,连客房的陈列都没啥变化的,就多了个WIFI。

毕竟是圣灵谱系的正统传承

数百年前,当牧场主诞生,众神陨落之后,圣灵谱系也随之分崩离析。

在那一段风起云涌的混乱时光中,天会的前身先导会联合各大谱系重新奠定了现境的基础,从而形成了天会的雏形。

圣灵谱系也迎来了彻底的分裂。

罗马在继承了遗产之后,选择了吸取教训,统和了罗马谱系、希腊谱系等等重要组成,形成了如今以法王厅为主导的万神殿体系,隔绝了牧场主的窥伺和干涉。

另一部分不愿意将虚无之神解体的教士则守卫着圣灵谱系的圣物与遗产,抗拒着深渊的侵蚀,渐渐陷入疯癫,或者转而成为了牧场主的狂信徒。

最终,群龙无主的诸多教会首脑在君士坦丁堡进行了历史上第四次公会议之后,才决定了正统东迁的方针。

在圣殿骑士的护送之下,教士们携带着圣灵谱系的最后遗产和圣人们的遗骨,开始了无回的东进。

最终在这一片土地上重新扎下了脚跟。

到现在,成为了俄联谱系的正体。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首页书架报错推荐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