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天启预报 书架
设置 报错 书页
A-24A+
默认
第九百三十二章 道理(1 / 2)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就好像在象牙之塔的教室里。

午后的阳光之下,沙发上的老人抽着雪茄,对自己的学生倾囊相授着人生的智慧与人性的精髓,教导礼仪。

如何去以端正且严肃的姿态拜访你的敌人。

不需要繁复的下午茶规矩,也不需要累赘的谈话技巧,更不必去喋喋不休的砍价,锱铢必较。

而是如何以正当的方式,去将自己赢得的东西拿回——

首先,要开诚布公的直抒胸臆,表达自身的来意,无需掩饰,让对方清楚你为何而来。然后,便要展示自身的力量和资本,以赢得正视。

力量和资本?

槐诗开始想要笑了。

他有一大堆数也数不完的头衔,却不知道这个时候报哪一个才合适。

乐园王子?一个过气的偶像?谁在乎?

天文会的成员?对于邪魔外道而言或许是催命符,可在现境,面对代表着拉斯维加斯的六家联盟,只会自缚手足。

丹波之王?和光辉四射的之城相比,丹波也不过是个不起眼的小地方而已。

除此之外,他还是象牙之塔的古典音乐老师,是罗素的秘书,是深渊厨魔和灾厄乐师,受膏者……乃至一个不值一提的三阶升华者,可那些称号都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他不是因此而来。

那究竟应该说什么呢?

他忍不住自嘲摇头,轻声笑起来。

直到现在,他才反应过来,或许这一份麻烦的工作早在他从丹波被罗素骗上车的那一瞬间,就已经注定了。

所以,答案也会不存在第二个。

对于他们而言,这个世界上最庞大的力量和资本,永远都只会有一个才对。

那一瞬间,他平静的抬起眼眸,看向前方,隔着璀璨奢华的黄金之桌,凝视着尽头苍老的对手,平静的告诉他。

“我的名字,叫做槐诗。”

槐诗说,“——我代表天国谱系而来。”

于是,死寂之中,罗素愉快的凝视着那些愕然的面孔,便忍不住抬起手,轻声鼓掌,满心欢悦。

简直是,完美的开场白!

你果然是最好的学生了,槐诗。只需要简单的提点,便可以领悟问题的本质,只要将责任交给你,你就永远不会让人失望。

你已经洞彻了真髓。

此刻,来到这里的难道是一个老头儿带着一个小孩儿么?是象牙之塔?还是丹波?不,都不是。

他们来到这里只有一个目的,而他们,也只会代表同一个使命和愿望而奔走。

唯有如此,他们才会来到这里,来到这些沉醉于虚荣的凡物面前。

向尘世昭告,真理所在!

就这样,时隔七十年后,天国谱系的存在,重新以如此正式的方式出现在了现境,来到了谈判者们的面前。

被一个年轻人平静的宣之于口。

就好像那个辉煌的时代并未曾离去,而是一直存在,一直的存留与世界之上,只不过是短暂的小憩。

可现在,那些沉睡的巨人们仿佛也随着槐诗的话语而苏醒了。

伫立在长桌之后的黑暗里,随着槐诗一起,看向了前方。

漠然的等待着对方的回应。

但回应不会有用。

审判也绝不会推迟。

“……真是,后生可畏。”

在那令人煎熬的沉默中,只有道格拉斯氧气面罩下浑浊的喘息声,如此低沉,夹杂着肺腑中涌动的杂音。

老人沙哑的轻叹,不是因为计划遭遇了挫折,而是因为自己。

直到这一刻,他才发现,自己错的有多彻底。

他原本以为他最大的敌人是罗素,为了让罗素知难而退,他费尽心机的筹措了那么多的措施和反制。

曾经罗素所欠下的两个人情,曾经他对人所作出的四个许诺,还有来自常青藤联盟的支持,由拉斯维加斯所提出的五个方案。

总有一个会让他动摇,总有一个会将损失降低到拉斯维加斯所能承受的地步。

可是却没有想到,所有的准备和举措都没派上用场。

因为罗素轻描淡写的将一个年轻人推到了台前。

甚至当着自己的面,手把手的,教导着他如何握紧这一份力量!

现在,足以引发现境动荡的名义大权被槐诗握在了手里,而一个比罗素更加棘手的对手,成为了他的敌人。

当他向自己宣告身份的瞬间,道格拉斯甚至在怀疑,那真的只是一个比自己儿子还小的年轻人么?

还是说,更加可怕的什么东西?

究竟是罗素的障眼法,还是其他的什么呢?

上一章 书页/目录 下一页
首页书架报错推荐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