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富豪继承人

  • 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大结局
      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大结局

      大仙人没有回答古逸天的话,而是在一旁静静地等候着。药浴池里的李凡还在挣扎着,虽然他此时十分的痛苦,但是他也能感觉到四周有无数的灵气涌入自己的体内。

      他知道大仙人是在帮自己,所以紧要着牙努力让自己的状态稳定下来。他在药浴池里打坐,引导着体内几乎暴走的灵力在脉络中循环游走。

      一个周天,两个周天,李凡不知不觉在体内循环了七七四十九个周天。周身的疼痛这才慢慢的缓解下来,而这个过程一共耗费了将近两个时辰的时间。

      “大仙人,我怎么觉得李凡他好像又要突破了呢?”

      古逸天他们站在一旁看着静坐在药浴池里的李凡,是又嫉妒又高兴。

      这李凡进阶的速度也太让人眼红了吧,这才多久,他就又要上升到更高的境界去了。

      看着李凡浑身都散发着淡淡的金光,大仙人心中的大石头总算是落了下来,这样样子就意味着李凡即将成功了。

      “行了,他已经没什么大碍了。都散了吧,还得在等三天他才能够彻底的夺回自己身体的操控权。”

      大仙人活动了一下有些麻痹的双腿,慢慢的走出来药浴池。站在他身后的众人看着大仙人微微有些佝偻的身躯,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种他瞬间苍老了几十岁的感觉。

      白鹤跟白灵两个人心咯噔了一下,心中生出一股不祥的预感。他们快步走到大仙人身边,然后伸手把他拦了下来。

      “大仙人,你给李凡喝的那个东西是用什么做的?你的七窍玲珑心呢?你放哪去了?”

      这是白鹤头一次用这么严肃的语气跟大仙人说话,他跟白灵从小就跟在大仙人身边,对他一直都十分的尊敬。可是一想到那个可能,白鹤心里就堵得慌。

      大仙人微微愣了一下,没想到白鹤他竟然会想到这一点。眼神躲闪了两下,见白鹤紧盯着自己,最终重重的叹了口气,把实话说了出来。

      “你猜的没错,给李凡喝的洗髓液的确是我用七窍玲珑心研制出来的。可是这一切都是我自愿的,同时我也觉得这样做很值。”

      “我活的时间已经够长了,对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东西。李凡他注定不是凡人,我这颗七窍玲珑心也算在物尽其用。”

      “你们不比替我觉得伤心,我的大限已到,时日本就不多,早死几天和晚死几天没有什么差别。我不在了以后,你们要照顾好自己,然后我定的山规也就当不作数了吧。”

      “你们去找自己的生活,不要像我一样,把自己困在这灵山上。人间还是有很多事情值得去见一见,看一看的。”

      大仙人的这些话虽然是在解释,可听在白灵跟白鹤耳朵里完全就是在交代后事。白灵一下子眼泪就掉下来了,抓着大仙人的手猛的摇头道。

      “不,不会的。大仙人你身体状态那么好,怎么可能大限到了。你一定是在骗我的,对不对?”

      白灵她是女孩子,心思比白鹤细腻的多,同时也感性的多。在听到大仙人说自己大限已到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不相信。

      在她看来,大仙人可是神啊。神不应该不死不灭吗?为什么还会有分离的时候呢。

      “傻孩子,这就是我的命数啊。我能看着你们两个人长大成人,能成长到现在这独当一面的样子,我已经很知足了。这漫漫人生中,能有你们陪伴我几十年,我很知足。”

      大仙人一脸慈爱的伸出手揉了揉白灵的脑袋,然后朝着邵帅挥了挥手,示意他过来。

      邵帅犹豫了一下,然后抿着唇来到大仙人身边。只见大仙人拉起白灵的手,将它交到邵帅的掌心中,语重心长的说道。

      “邵帅,我看得出来你是真心喜欢白灵的,我也知道白灵她心悦你。我不反对你们两个人在一起,我只希望等我离开以后,你可以照顾好白灵。”

      “我看着这丫头长大,虽然她表面上看起来冷冷淡淡的,可实际上心思单纯的很,也很容易上当受骗。我今天就把她交到你的手里了,你一定要好好对她。”

      白灵跟邵帅十指相扣,感觉到来自对方掌心里的温度,白灵不由自主的脸红了。而邵帅脸上的表情瞬间认真起来,握着白灵的手也紧了几分。

      “大仙人,你放心吧,我不会让白灵收到一丝委屈和伤害的。”

      看着邵帅认真又坚定的眼神,大仙人这才满意的笑着点了点头。看着在一旁沉着脸不肯声的白鹤,大仙人伸出手扯了扯他的脸颊。

      “呀,大仙人!你不要跟小时候一样扯我脸行不行!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白鹤本来就在气大仙人不跟她们商量,就把七窍玲珑心给李凡用了的事。被大仙人这样捏脸后,脸色更臭了。没好气的拍开大仙人的手,狠狠地瞪了他一样。

      “呵呵,你还是跟小时候一样的脾性。生气了就不理人,傲娇的很。白鹤啊,你也老大不小了,也是时候为将来做打算了。”

      “我走了以后记得照顾好自己,现在白灵我是不担心了,唯一放心不下的人就是你。你说你脾气又臭,还总喜欢板着一张脸,以后……”

      见大仙人开启了唐僧模式,白鹤直接翻了个大白眼,十分不耐烦的打断了大仙人的话。

      “行了行了,你管好白灵就行了,我自己的事用不着你操心。反正这七窍玲珑心是你的东西,你想怎么用那也是你自己的事情,我不管你了。”

      “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那么容易就死掉的,你还要长长久久的活着,看着我跟白灵娶妻,嫁人。”

      虽然白鹤嘴上不饶人,可心里还是牵挂着大仙人的。即大仙人说了他大限已到,白鹤还是很不甘心,他想一定有什么办法可以延长大仙人的寿命。

      “你别瞎折腾了,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这事就这样吧,不要再说了。”

      大仙人哪里会不知道白鹤在想些什么,但是想要逆天改命,那压根就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他真的已经活够了,能看到今天这样的盛世他已经很知足,不奢求还会有什么奇迹出现。

      说完这番话后,大仙人彻底消失在众人视线里。一晃眼三天便过去了,就在第三天第一缕太阳照在灵山上的时候,大仙人房间里突然迸射出一道金光。

      白鹤正在翻箱倒柜的找着给大仙人延寿的办法呢,听见这动静,连鞋子都顾不得穿,光着脚就奔着大仙人的住所去了。

      “大仙人!这是怎么回事!大仙人!”

      白鹤跌跌撞撞的来到大仙人的住所外面,此时白灵跟邵帅他们已经比他先一步赶到了。见白鹤疯了一般要往里面闯,邵帅跟古逸天赶紧联手将他给拦了下来。

      “你们放开我!我要见大仙人!滚开!”

      看着那扇禁闭着的木门,白鹤一边嘶吼着一边想往里闯。其实发生了什么他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只是他自己不愿意承认罢了。

      “白鹤!你别闹了!大仙人他已经去了,你就不能让他安安静静的离开吗?!”

      一旁的白灵见他这般不懂事的样子,气的直接一巴掌甩在了白鹤脸上,声音沙哑的训斥道。

      挨了一巴掌的白鹤在原地足足愣了有半分钟,然后才捂着脸声音哽咽的说。

      “你在说什么胡话呢,刚刚那不是大仙人,怎么可能会是他。这才过了三天而已,他不会那么快就离开的。你让我进去见见他,一定有别的办法才是。你让我进去,求你们让我进去吧!”

      到最后白鹤几乎是跪倒在地上哀求着白灵他们了,大颗大颗的泪珠从他脸上落下,这样悲伤的情绪感染了在场的所有人。

      不知道闹腾了多久,白鹤总算是闹够了,也闹累了。一双眼睛红肿的不成样子,声音也沙哑的说不出话。

      “你们不用拦着我了,我已经冷静下来了。现在让我进去替大仙人收拾衣冠吧。”

      白鹤双手撑着膝盖,艰难的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把自己衣服上的尘土拍干净,看着白灵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容。

      “你……进去好好送大仙人一程吧……”

      白灵此时的情绪也好不到哪里去,她对白鹤挥了挥手,同意了他说的话。

      大仙人膝下无子,白鹤就相当于是他的孩子。按照传统,老人离世了,是要他的后人替他穿戴整齐的,让老人走也要走的风风光光。

      白鹤走进大仙人的房间,看着在床上打坐的大仙人,一瞬间再次泪崩。

      此时的大仙人禁闭着眼睛,除了唇上血色比以往淡了些,其他跟活着的时候一点差别都没有。白鹤怎么也不相信这样一个好好的人,竟然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大仙人!”白鹤扑倒在大仙人的榻下,大喊了一声后便开始嚎啕大哭起来。

      白灵在外面听到他撕心裂肺的哭声,也钻进了邵帅的怀里,哭成了泪人。

      大仙人的丧事办的十分简洁,简单的布置了一下灵堂,然后白鹤便把大仙人给火化了。

      李凡是在当天傍晚十分走出药浴池的,他虽然不知道外面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可现在已经达到了更高境界的他对外界的东西已经有了感知的能力。

      大仙人离世时天地间灵气的动荡他感觉到了,然后心里就一直隐隐不安,走出药浴池,看着挂在墙上的白色灯笼和幕布,他心中不好的感觉越发强烈。

      李凡加快了脚上的步伐,快速的往前厅走去。

      “这是怎么回事?谁没了?为什么要挂白色的灯笼?”

      李凡一走进前厅,便焦急的询问着众人。邵帅跟古逸天见他出来了,面色先是一喜,可随后眼里的光很快又暗淡了下去。

      “白鹤,白灵,你们为什么穿着孝服?大仙人呢?他出什么事了?”

      李凡看着跪坐在灵堂前面,身穿白色孝服的白鹤和白灵,心中猛的一跳。

      该不会是大仙人出事了吧?

      “李凡,你走吧,我们灵山已经不欢迎你了。”

      虽然大仙人是自愿把七窍玲珑心拿出来给李凡研制洗髓液的,可白鹤心里还是对李凡产生了怨恨。

      如果李凡没有来找大仙人,如果李凡不是想要去把李大康带回来,那么大仙人也不会耗费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去帮他。也不用把自己的七窍玲珑心化作药引,替他洗髓。

      大仙人之所以会离世,这一切都是李凡害得,白鹤实在是说服不了自己平静的面对李凡。

      听见白鹤的话,李凡知道自己心里的猜测是坐实了。瞬间脸色就不好起来,看着一旁的邵帅问道。

      “邵帅,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有人趁我不在的时候对大仙人下手了吗?”

      邵帅看着一脸茫然的李凡,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强行把李凡拉出了灵堂。

      “你的境界是不是又提升了一个档次?”邵帅皱着眉头问道。

      李凡虽然不知道大仙人的死跟自己境界的提升有什么直接的关系,但还是如实的点了点头。

      “唉,你知道后面大仙人给你喝的东西是什么吗?那是洗髓液,只要你喝了洗髓液,身体便会得到脱胎换骨的变化。同时实力也会大大提高,而且一旦成功,你修炼的速度会比之前快上很多。”

      “这洗髓液跟大仙人的死有什么直接关系吗?”

      李凡在闻到洗髓液的那股清香时就已经猜到这东西肯定是人间至宝了,只是他还是不明白,大仙人的死跟这个有什么关系。

      “这关系大了去了,那可是大仙人用他的七窍玲珑心做的。”

      邵帅无奈的摇了摇头,把实情告诉了李凡。李凡瞬间愣在了原地,好半天才回过神来。

      他怎么也没想到,大仙人竟然把七窍玲珑心给自己做成了洗髓液。

      “为什么你们不阻止他!我要是知道那洗髓液是大仙人用七窍玲珑心做的,我打死也不会喝的啊!”

      李凡此时心里无比的懊恼,原本他还在为自己实力更上一层楼窃喜呢,在听到这个消息以后他的心情瞬间变得沉重无比。

      如果他要知道自己实力的提升需要用大仙人的命来换取,他宁愿在花个十几年去修炼,也不会喝那洗髓液的。

      “唉,现在说这个也已经没什么意义了。你进去好好祭拜一下大仙人吧,白鹤他情绪不是很好,他说的那些话你也别往心里去。”

      事已至此,说再多也于事无补。邵帅拍了拍李凡的肩膀,示意他接受现实。

      李凡紧咬着下嘴唇,觉得鼻子酸酸的,喉咙里像是卡了跟鱼刺,难受的很。

      “大仙人,请受晚辈李凡一拜。您对我的大恩大德,我李凡此生难忘。”

      李凡调整好自己的情绪,来到大仙人的灵堂前,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咚咚咚就是三个响头。

      他李凡从小到大跪拜过的人屈指可数,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男儿有泪不轻弹。

      今天这些事情他都做了,只因为大仙人有资格也受得起他这一跪拜。

      “呵,现在人都不在了,你还说这些虚的做什么。你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了,所以麻烦你带着你手底下的人赶紧走吧,我们这里不欢迎你。”

      白鹤在一旁冷冷的看着李凡磕头,眼里满是不屑。在他看来,李凡这样的行为就是在做样子,虚伪的很。

      “白鹤,我知道我现在不论做什么你都会觉得我很虚伪,很假。但是我是真心感谢大仙人,也是真心的祭拜他。大仙人的离开我们都很难过,但逝者已矣,我们活着的人还是要往前看,你不要太难过了。”

      李凡知道白鹤此时正在伤心头上,自然是哪哪都看自己不顺眼,也不跟白鹤一般见识。跪拜过大仙人以后,他甚至还好心的转身去安慰起白鹤来。

      “你不用在这里装,你现在心里怕是要高兴疯了吧,这下子你就可以去把你爸给找回来了。”

      白鹤看着李凡哂笑了一声,丝毫不接受他的安慰。

      李凡紧了紧拳头,知道他这是故意在嘲讽自己,并不打算跟他一般见识。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突然响了一道惊雷。紧接着跟上次李大康被带走时候一样,天空中突然落下来两道金色的光柱。

      上次带走李大康的那两个人缓缓的从光柱里走了出来,只见他们四下扫视了一圈,然后旁若无人一般走进灵堂里。

      “你们是什么人!竟然敢闯入我们灵山地界!”

      面对着突然造访的两个陌生人,白鹤瞬间提高了警惕,唰得一下从地上站起来,挡在他们面前一脸戒备的质问道。

      其中一个人瞟了白鹤一眼,连一个字都不说,竟是直接抚了一下衣袖,一股大力便冲着白鹤攻击了过去。

      依照白鹤的实力,压根就没办法躲开这一击。好在李凡出手快,一个飞身挡在了白鹤跟前,伸出手掌直接跟这个大力来了个硬碰硬。

      两股力量的碰撞掀起一阵狂风,吹的众人几乎睁不开眼。另一个长发披肩的男人见李凡居然化解了这一招,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咦,没想到短短几个月不见,你竟然已经成长到了这个境界,天赋不错啊。”

      “我爸在哪里?”李凡冷冷的对上长发男的眼睛,质问道。

      “你爸?他自然是在他该在的地方。看来你体内的那个家伙已经彻底被消灭了,正好,今日便顺道把你也带走吧。”

      长发男上下打量了李凡一眼,一下子就把他的情况给看了个透彻。

      他们今天来灵山,其实是在得到了大仙人去世的消息后,准备来祭拜一下,没想到竟然碰到了李凡。那也就省的他们在多跑一趟,直接把人一起带回去好了。

      李凡听见他要带自己走,也没反抗,他原本就是要去找李大康的,即使他们不来,他也会去另一个界面找他们。

      于是在他们二人祭拜完大仙人后,李凡便跟他们一同离开了。

      李凡这一走,便是整整五年时间。在这五年里,小平安已经长成了一个小大人,而秦雨菲也在李凡前往灵山后的一个月里检查出怀孕,并且给李凡生了一个十分可爱的女儿。

      苗翠的身体也慢慢康复了,每天在家带带孩子,跟秦雨菲和杨琼两个儿媳妇唠唠家常,生活也算宁静祥和。大家也都找到了自己的归宿,有了幸福美满的生活。

      第五年的春节,杨琼跟秦雨菲站在李凡跟她们求婚的网红沙滩上,看着波光粼粼的海平面,杨琼神色黯然的问道。

      “雨菲姐,你说李凡哥他还能回来吗?这已经第五年了,他该不会是忘了我们了吧?”

      其实这个问题她几乎每年都会问,秦雨菲每一次给她的回答都是肯定的。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连秦雨菲自己都开始怀疑起来了。

      五年了啊,李凡他是不是真的已经忘了他在这个世界还有老婆孩子,还有一个家?

      “小琼,我们要相信他。他说过会回来,就一定会回来的。”

      秦雨菲看着海平面许久,然后才缓缓的说道。杨琼默不作声的拉起秦雨菲的手,然后两个人静静地吹着海风。

      就在她们准备回家的时候,就像是记忆重现一般,天空中再次出现了无比绚烂的烟火。

      秦雨菲跟杨琼瞬间泪目,在泪眼朦胧中,她们看到了日思夜想的李凡正缓缓的朝他们走来。

      而同样,在度假村里跟孙子孙女玩耍的苗翠,也见到了那个心心念念的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