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富豪继承人

  • 第一千三百六十四章 最后一步
      第一千三百六十四章 最后一步

      李凡跟着白灵去了灵池,沐浴了一番以后这才来到大仙人说的后山。

      “大仙人,你能跟我说一下另一个界面的事情吗?我想多了解一下。”

      李凡看着正在往浴池里加各种药材的大仙人,主动跟他找话题聊天。大仙人瞟了李凡一眼,直接看穿了他的想法,淡淡的说道。

      “李凡,你的确天赋不错,但是有些东西不是你一己之力能够抗衡的。你爸他的命格已经定下来了,你不要妄想能够改变。你有你自己的路要走,不要因为一时冲动而犯错。”

      对于这一个月发生的事情大仙人都已经知道了,他也知道李大康被带走的事情。所以只消一眼,他就把李凡的小心思给看透了。

      可是这种事情只能是天方夜谭,压根就不可能做得到的。天规自古以来就存在,以前也不是没有想要打破这规定的人,只是无一成功的。

      “大仙人,不去做的事情,你怎么知道实现不了?我李凡从来不认命,我一定要把我爸带回来!”

      李凡眼里闪着坚定的光芒,仿佛没有什么能够打倒他一样。大仙人看着他重重的叹了口气,以一个长辈和过来者的身份说道。

      “虽然你现在的实力在这里算是最强的了,但是在另一个界面,达到你这样的实力的人不计其数。你拿什么去跟天道作斗争?李凡,这人不能太刚直,越刚直遇到事情就越容易折断。”

      “你还年轻,你以后的路还很长,眼光要放长远。还有,你的羁绊太多了,成大事者不拘小节,王者从来都不会被亲情所束缚。”

      “你若是太过在意那些所谓的亲情,友情,你永远不可能与天作斗争。天之所以是天,就是因为它对每个人都是严格又公平的。”

      “每个人的命格从他诞生哪天起就已经注定了,他会遇见什么人,有什么样的成就,都是已经命定的。包括你现在的成就,都是被命运安排好的。”

      “你要想摆脱命运的安排,首先你就得抛开一切羁绊。做到无牵无挂,无顾无虑,一心只为了自己心中所想。如果你做不到这些,你永远都无法摆脱命运的控制。”

      这些道理李凡自然是懂的,但是他却并没有听进去。他李凡之所以能有今天这样的成就,离不开身边亲人朋友的帮助,如果没有他们,也就不会有今天的李凡。

      在他最艰难的时候,亲人朋友都没有抛弃他,他又怎么可以抛弃他们呢?

      “大仙人,我还是那句话,有些事情不去做永远都不知道结果会怎么样。我相信我自己,我也相信我爱的人,我就算不舍弃他们,我也能够达到我心里的目标。”

      李凡始终坚定着自己心里的想法,丝毫没有动摇。大仙人见劝说没用,也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让李凡坐进了自己准备好的药浴池里。

      这个药浴池并不大,也就两立方米的样子。这里面加入了各种各样的珍贵药材,颜色也由一开始的清澈透明变成了墨色。散发着一股说不出来的清香,让人闻了精神为之一振。

      “这个过程可能会很痛苦,毕竟你少了一味药材。你要是能坚持过来,你就会脱胎换骨,坚持不过来,那么你的一身武力也就废了。甚至还有可能会让暗神重新掌握你身体的控制权,你想好了吗?”

      大仙人看着李凡,一脸严肃的问道。这个药浴对付暗神是绝对有效的,但是前提是要李凡在药浴的过程中一直保持着清醒的状态,不能丧失自己的理智。

      若他一旦丧失了自己的理智,那么他体内的暗神便会有机可乘,重新霸占李凡的身体,而之前所做的一切都将白费。

      “没事,我可以的,来吧!”

      李凡看着墨色的药浴池咬了咬牙,一只脚踏进了药浴池里。就在他的皮肤刚接触到哪墨色的药水的时候,一股钻心的疼痛便传遍了李凡的全身,他差点双腿一软,整个头栽进药浴池里。

      “你确定能忍受的了?”一旁的大仙人眼疾手快的扶住李凡,他要是这样一头栽进去了,绝对会痛的昏死过去的。

      李凡痛的脸色发白,浑身打颤,下嘴唇几乎被他咬出血来。扶着大仙人强撑着好一会儿,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

      “我可以的,没事。”

      说完,李凡便缓缓的把脚往药浴池里伸。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大概用了十多分钟时间,李凡才把两条腿都放到了药浴池里。

      此时的他感觉这两条腿都已经不是自己的了一样,疼的他满头豆大的汗珠,一颗一颗往下落。嘴里浓浓的血腥味,指甲也深深嵌进了手掌心里。

      “李凡,实在受不了就算了吧,我可以用封印术暂时把暗神封印进你的体内。”

      大仙人看着他这样样子,觉得他能挺过去的可能性比较小,所以还是想劝他放弃。

      李凡用手撑着药浴池的边缘,慢慢的一点点往下坐。紧咬着牙关,迫使自己集中精力。

      大仙人看着他这幅倔强的样子,也不在说话,而是慢慢的等着他。又过了十多分钟,李凡脖子以下的身体总算是全部都泡进了药浴池里。

      此时李凡的脸色苍白到吓人,浑身都在打着哆嗦。大仙人也紧张到不行,表情严肃的叮嘱着李凡。

      “李凡,你已经迈出了第一步了,最艰难的一步你已经走出来了。你一定要坚持住,只要坚持过了前三天,后面的日子就好熬。”

      其实这次的药浴最难的也就是前三天,基本上三天以后,李凡的身体便已经失去了知觉,难熬的就是精神上的。只要抗住了身体和精神的折磨,那么就大功告成了。

      “大仙人,要是我快晕过去了,还麻烦你想办法让我保持清醒,无论如何都要让我熬过去。”

      李凡的嘴巴都在颤抖,大仙人听了好久才分辨出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他转身在后面的药柜里找了一番,然后拿出一个小瓷瓶放到李凡旁边。

      “这小瓷瓶里的丹药有绪精气的作用,你要是觉得自己快坚持不住了,就吃一颗。这里总共有十五颗,应该够你坚持完了。”

      把药丸的作用和功效告诉李凡以后,大仙人便默默地退了出去。这是一个煎熬的过程,他留下来也帮不了李凡什么。而且他还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若李凡这次坚持过来了,那么他将会送他一份大礼。

      “大仙人,这时间应该快差不多了吧?都已经过了这么多天了,你确定李凡没事?”

      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四十多天,已经来到了药浴的最后时期。古逸天他们等的都已经有些不耐烦了,这些日子他们一直都呆在这灵山上,虽然环境不错,可一点信号都没有。

      古逸天他们每天除了练功还是练功,这让刚刚有女朋友的他那里受得住这样的相思之苦。而且每天还要受到来自邵帅和白灵的无限甜蜜暴击,这让他是苦不堪言。

      “急什么,他要是熬不过去,被暗神重新操控了,他已经从里面闯出来了。只要里面没有动静,就说明他还熬得住。”

      大仙人正在研制着什么东西,听见古逸天的话以后淡淡的瞟了他一眼,十分淡定的说道。

      古逸天整个人都瘫软在太师椅上,一副怨妇的模样。“邵帅,你能不能别跟白灵在哪里打情骂俏了?你这是故意的吧?欺负我老婆不在这?”

      想到朱雀,古逸天脸上的表情越发苦逼起来。他刚跟朱雀腻歪了几天,都还没腻歪够呢,就被李凡拉来了这里,而且还不能联系,他简直要憋死了。

      白灵听见古逸天的话,脸色唰的一下红了,急匆匆的找了个理由,然后便退了出去。邵帅白了古逸天一眼,没有说什么,而是默默地跟了上去。

      “靠!这两个人简直够了!大仙人,这小子要把白灵拐跑了,你到底管不管啊!”

      这白鹤不是说大仙人知道白灵跟着邵帅跑了很生气吗?怎么这些天大仙人不但没有责怪邵帅,反倒还默认了他们两个人的关系一样,压根就不管他们呢?

      大仙人调制药丸的手顿了顿,脸色也微微有了些变化,不过很快他就调整了过去,跟没事人一样。

      “孩子大了,有些事情她自己可以做决定。我也老了,时日不多了,也该让孩子自己为自己的以后做打算了。”

      “我去,你这老头居然这么开明,你就不怕邵帅是坏人,以后对白灵不好?”

      古逸天没想到大仙人表面上看着古板的要死,居然在这件事情上会这么想得开,他凑到大仙人跟前,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盯着大仙人。

      “你这年轻人,怎么这般没大没小。”大仙人把古逸天的脑袋往旁边推了推,不让他挡住自己的视线。

      这些日子古逸天在灵山上憋的很,没人跟他说话,他便来找大仙人扯淡一来二去两个人的关系便亲近了不少。

      “切,你少在这里给我摆谱,咱俩的关系哪里还需要那种虚的东西。还有,你刚刚说的时日不多是什么意思?难道你的大限到了?”

      虽然大仙人刚刚那句话说的很随意,但是还是抓住了重点。这大仙人活了都好几千岁了,按理来说,这时日不多也算是正常的。

      可是这突然从大仙人嘴里说出来,古逸天还是有些不习惯的。他觉得大仙人还是挺好的,对他们也帮助了很多。这样一位前辈跟长者要是离开了,对于他们,甚至整个武者世界都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这就是我的天命,李凡这次熬了过去,我的使命也算是完成了,我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这个世界需要有新的神来统治,我的位置应该让出来了。”

      大仙人浅笑着看着古逸天,似乎已经看淡了生死。古逸天对他说的这些话并不是很理解,什么叫要一个新的神来统治这个世界?

      “大仙人,你这是……”

      “行了,成了。”

      古逸天刚想追根问底的时候,大仙人突然高兴的大喊了一声。只见他手里拿着一瓶白玉色的液体,那个液体还往外飘着淡淡的白色烟雾。一股奇妙的香味飘进古逸天的鼻子,让他瞬间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

      “这是什么好东西?光是闻一下就让我觉得体内的灵力运转的快了几分。大仙人,你研制这个做什么?有什么作用?你分我一点呗。”

      不用说,古逸天都知道这个一定是好东西。瞬间眼睛都亮了,厚着脸皮凑到大仙人跟前,贱兮兮的笑着向他讨要。

      “去去去,这东西可不是给你吃的。再说了,你不是已经到了瓶颈期吗?这几天应该摸到门槛了吧?好好去灵池里盥洗一下,指不定就突破了。”

      大仙人把古逸天的境界看的很清楚,古逸天的灵力其实已经满溢了,只是一直没有找到突破的时机。只要给他一个机会,那么他突破神境就不是问题。

      “啧,你以为说突破就能突破的?我都卡在这里好长一段时间了,一直找不到突破口。我都要烦死了,你把这好东西给我吃一点,指不定我就突破了呢。”

      古逸天不由自主的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甚至伸出手想要去拿大仙人手里的那个白玉色液体。大仙人直接一巴掌拍开了他的手,小心翼翼的把白玉色液体装好。

      “你可拉到吧,这是给李凡的,他能不能再突破一个境界,就在此一举了。你要想突破,我可以帮你,你别急。”

      说完,大仙人便拿着白玉色液体走进了李凡的房间里。此时的李凡脸色已经回复了正常,闭着眼睛正襟危坐的坐在药浴池里。

      听见声响,他缓缓睁开了眼睛。眼里的神色比起之前凌厉了许多,身上的气息也比以前越发霸气了。

      原本墨色的药液已经几乎透明,除了还有一丝丝的墨色在里面漂浮着便已经转变成了清水了。

      大仙人看着这个效果,满意的点了点头,看来李凡是熬过来了。

      “大仙人,我应该还要三日才对。”李凡虽然一直在里面熬着,可对于时间还是有把握的,他应该没那么快成功才对。他有些狐疑的看着大仙人,不知道他进来是做什么的。

      之前大仙人给他的那些提精气神药丸他已经剩下最后一颗了,而且他已经能明显的感觉到体内的暗神越来越虚弱,现在也就只凭着一口气吊着。只要再过三天,暗神便将彻底被消灭掉。

      “你不是想去另一个界面把李大康带回来吗?那就把这个喝了。”

      大仙人把手中的白玉色液体递到李凡跟前,示意他喝下去。

      李凡皱了皱眉头,看着碗里的东西。虽然他不知道是什么,可还是听从了大仙人的话,毫不犹豫的端起那个瓷碗,一口喝光了。

      这个白玉色的液体味道很奇特,说不上来是甜还是什么,反正喝着还挺好喝的。喝完以后,李凡咂了咂嘴,刚想说话,一阵拆筋错骨的疼痛突然传遍了全身。

      这种疼痛比之前的还要强烈上十几倍,仿佛连灵魂都要跟着撕裂一般。李凡再也忍不住,惨叫出声。

      这一声声的哀嚎声把外面的古逸天下的直接一个机灵从太师椅上跳了起来,三步并作两步的往里面跑去。

      “怎么了怎么了?不会是失败了吧?”

      古逸天看着在药浴池里翻腾的李凡,大惊失色的问道。

      大仙人却是一脸淡定的很,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并没有要出手制止的意思。甚至在古逸天要上去帮李凡的时候,还伸手把他给拦了下来。

      “慢着,不用管他。”

      “这是怎么回事?他这是怎么了?不是最痛苦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吗?怎么还会这个样子?”

      古逸天在一边急得不行,这刚刚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成这样了?

      “无妨,我这是在帮他。你没发现周围的灵力都在往李凡体内涌吗?只要他挨了过来,那么他就算去了另一个界面,他也能有自保能力了。”

      大仙人全神贯注的看着在药浴池里翻滚的李凡,虽然表面上看不出情绪的变化,可他紧握着的双手却出卖了他紧张的内心。

      其实他也是第一次用这个方法,那个白玉色的液体其实是一种失传已久的秘术研制出来的洗髓药。

      这种洗髓药对于境界越高的人越有用,但是所要承受的痛苦也是成百倍的增长。

      熬过来了,那么实力便可以与日俱增。熬不过来,很可能这个人一辈子也别想有所突破了。

      这种方法十分的冒险,从古至今,成功的例子一只手都数的过来,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失败了。但是,那些熬过来的人,无一不成了开天辟地以来的大人物。

      “这……大仙人,你确定没事吗?我怎么感觉李凡要不行了?”

      此时的李凡已经七窍流血,原本已经清澈的药水已经变成了一片血红。刚刚还生龙活虎的李凡此时却变得奄奄一息,这让古逸天不由得担心起来。